【連載】Lolidian戰記--傳說篇(第二章)

第二章
【安傑菲特岬附近的海港城鎮——比奧瓦爾】
會議結束的第三天,科技之神官-流架兔 就率領由10名科學家組成的調查小組來到了港口小鎮——比奧瓦爾。

比奧瓦爾,位於Lolidian大陸西側的亞梅露平原南部,是一個人口不超過1000人的港口城鎮。比奧瓦爾的居民世代以打漁為生,而他們出海打漁的地方就是安傑菲特岬。雖然是海港城鎮,但是整個Lolidian大陸就是整個世界,所以對於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來說,不存在什麽海上貿易,所以比奧瓦爾的經濟發展也算是大陸上幾個城市中最差的了。不過相對地,這裡的人們生活自給自足、民風純樸,來這裡度假、休養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當然,兔子一行人並不是來這裡度假的。雖然這麼說,他們還是受到了小鎮居民的熱烈歡迎。

【比奧瓦爾-鎮長家-接待室】
“哦~~真的是神官大人吶。竟然會來我們這個偏僻的小鎮。”
“吉兒,看到了嗎?好好學習,就能學到很多知識,就能像這些科學家一樣為大家造福哦。”
“神官大人行動真是迅速啊,這麼快就來調查水體污染的事情啦。”
就在大夥兒七嘴八舌地議論著的時候,比奧瓦爾鎮鎮長開口了。
“大夥兒先安靜一下。”話音剛落,整個房間頓時安靜了下來。
“非常感謝神官大人能夠親自來比奧瓦爾調查這次的水體污染事件。怎麼說呢,對於我們這個世代以打漁為生的小鎮來說,大海就是我們生存的根本。但是,這次突如其來的大規模水體污染,將這個生存之本破壞殆盡。現在,我們已經無法從海裡捕撈到任何活物了。”鎮長說著,竟然忍不住哭了起來。
“鎮長大人,您的心情我們非常理解。女神大人也非常重視這次的事件,所以才會委派我——科技之神官——流架兔以及這10位在環境治理方面最有造詣的科學家趕來這裡解決這次的事件。請您和大家放心,這次的事件,我們一定會馬上解決的。在科學面前,沒有解決不了的難題!”
在這番鼓舞人心的話之後,緊接著的是聚集在房間里的眾人的歡呼聲。
“是啊,神官大人親自出馬的話,我們就放心了。”拭去了眼角的淚水,鎮長再次笑著說道。
“神官大人與各位科學家們長途跋涉,一定累壞了吧,客房已經為各位準備好了,今天就請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鎮長的話剛說完,就從房門外傳出一聲清脆的聲音。
“神官大人和各位科學家們,請跟隨我去本鎮最舒適的旅店——Sweet•凱蘿特 哦~”
頓時,剛才還擠在一起團團圍著的大夥兒,紛紛讓開了一條路。從這條路向門口望去,兔子看到了一位18歲左右的少女。
這位少女穿著很普通,更確切地說是有一些鄉土氣息。沒錯,僅從裝束上來講的話,完全就是一個“村姑”的形象。不過,少女那燦爛的笑容與水靈靈的大眼睛將少女那種天然的美展現的淋漓盡致。
那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天然少女,與兔子平時所接觸的那些戴著厚厚眼鏡、張嘴就是說不完的公式與定理的科學女性是截然相反的存在。因此,從看到少女的第一眼開始,兔子的視線就沒有從少女身上移開。
“咳...”突然,一直站在兔子身旁的機械女僕拉比輕輕咳嗽了一聲。這讓兔子猛然發覺了自己的失態,趕緊起身走向少女。
“請問,您是…”
“我叫凱蘿特,你好,神官大人~”雖然加上了“大人”這個稱呼,但是凱蘿特的語氣中並沒有多少對神官的那種敬畏。一邊說著話,凱蘿特一邊伸出右手,做出了握手的姿勢。這個舉動多少讓兔子感到些許驚訝。
“凱蘿特!太沒禮貌了,這位可是侍奉女神的神官大人吶。”從兔子身後傳來的是鎮長責備的聲音。
“有什麽關係嘛,爺爺。見面握手是基本的禮節哦~~”說著,凱蘿特握住了兔子的手,一把將他拉出了鎮長家的接待室,“各位旅客,下一站是本鎮最舒適、食物最美味的旅店——Sweet•凱蘿特 哦~~~”
就這樣,兔子被凱蘿特拉著離開了鎮長家。圍在接待室中的大夥兒見到這種場景,仿佛理所當然地開心地笑了起來,只有鎮長依然坐在位子上,單手撐著腦門,似乎非常頭疼的樣子。
見到自己的主人被人拉著離開了,拉比歎了一口氣,搖著頭也離開了接待室。身後緊跟著的是10名科學家,一臉嚴肅的表情從來沒有鬆懈過。

就這樣,兔子一行在旅館——Sweet•凱蘿特 中住了下來。將攜帶的科學儀器以及行李都整理好之後,時間也差不多到傍晚了。在享用了一頓豐盛的晚餐之後,科學家們都回各自的房間了,旅館大廳中只剩下了兔子、拉比與凱蘿特三人。

突然,兔子從沙發上起身,走到凱蘿特身邊,很有禮貌地說道。
“凱蘿特小姐,我想實地去考察一下污染的水域,您能為我帶路嗎?”
“嗯,可以啊。果然神官大人也想要早點處理掉污染的事情吧。不瞞您說哦,按照現在的庫存量,整個小鎮撐不過一個月哦。雖然也有從其它城市運送來的食物,不過那些可都遠遠不夠吶。而且,作為一個海港城鎮,沒有魚吃怎麼行呢。嘻嘻”
就在說著這些的同時,凱蘿特將服務台上的東西都整理妥當,和另一位少女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已經從服務台內走了出來。
“走吧,我帶你去看看那片曾經養育著我們的美麗海洋現在的慘狀。”
雖然帶著笑容,但那卻是一種充滿悲傷與無奈的笑容。
追著那個笑容,兔子快步走出了旅館。身後緊跟著一言不發的拉比。


還沒有走到海邊,就已經可以聞到撲鼻而來的惡臭了。兔子忍不住感到一陣眩暈與嘔吐感。
相對地,凱蘿特似乎是習慣了這樣的氣味,毫不在意地繼續向著海邊走去。
沒過多久,三人就來到了安傑菲特岬,也就是這次水體污染事件發生的場所。
“呃…光聞這氣味就能知道污染有多嚴重了,這裡面到底混雜了多少物質啊……拉比,取一些水樣回去先分析一下吧。”兔子用一隻手捂著鼻子與嘴說道。
聽到了主人的命令,拉比依舊是安靜地走到海邊,從身體里取出幾個小試管,開始採集水樣。
前面已經說過了,拉比雖然外表上和普通人並無差異,但她畢竟是高科技的結晶——多功能自律型人形機械人,所以打開胸腔從裏面拿出幾個試管之類的事是完全不在話下的。當然,在這樣的夜色下,爲了增強視野而打開位於雙眼的探照燈也不是什麽讓人感到詫異的事情。話雖如此,對於第一次見到人形機械人的凱蘿特來說,這卻是一番神奇的景象,足以讓她半天也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呵呵,之前沒有介紹過呢,拉比並不是真正的人類,而是人形機械人哦。嚇到你了吧?”
“啊,真的是嚇了一大跳呢,突然就把身體打開什麽的,哈哈,原來科學也能做這麼有趣的事情啊,我還以為都是一大堆的數字與計算呢。”
“呵呵,確實科學離不開數字與計算,但是在數字與計算之後,就是這些各式各樣的具體的工具與設備了。你知道嗎?其實……”

就這樣,在月光的照耀下,二人在海邊開心地交談著。
兔子為凱蘿特講解著種種有趣的科學現象,而凱蘿特則把自己在小鎮里經歷的各種小事講給兔子聽。也許是對彼此的世界太不瞭解了吧,正因為不瞭解,所以充滿了興趣。兩個原本沒有交集的人,在此時此地,開心地暢談著。
至於拉比,則是非常知趣地繼續做著水體的採集,不去打擾自己的主人與少女的交談。

“哈哈,沒想到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啊。真是難以置信。哈哈”
“對吧對吧,當時在場的人全都笑翻了。那個事件啊…”
正當二人談的開心的時候,突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主人!小心!!”
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兔子和凱蘿特已經被拉比一把推向了一旁。緊接著就是二人原先坐著的岩石被什麼東西一分為二的景象。
“拉比!發生什麽事了?”意識到事態嚴重性的兔子,眼神馬上變得嚴峻起來。
“主人,海裡有什麽東西在襲擊我們。”已經切換到戰鬥狀態的拉比用探照燈掃視著海面,用身體擋在二人前面,隨時應對下一次攻擊。
“哦?雖然不知道這和水體污染事件有沒有關係,不過看來會是一個不錯的實戰機會呢,拉比。”
“是,主人。”
“凱蘿特,不要離開我的身邊哦。”
“嗯…嗯,好的。”
顯然,一直生活在和平安詳的小鎮中的凱蘿特,見到這種場景已經嚇傻了。好在兔子緊緊地摟著她的肩膀,她才能保持住意識。

兔子和拉比注視著眼前的這片漆黑而惡臭的大海,片刻不敢鬆懈。在這一片漆黑之中,如果不能確認對方的情況的話,即使是逃跑也是很危險的。
突然,海面抖動了一下,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三人面前。
“剛才就是你這個傢伙在襲擊我們嗎?看體積倒是蠻巨大的,不過那又如何呢?”面對眼前的巨大黑影,兔子絲毫沒有畏懼,從懷中掏出一把激光槍,從容地指向了黑影。
“拉比!”
“是!”
響應著主人的命令,戰鬥狀態的拉比飛身躍起,揮舞著雙手的光劍,向黑影砍去。

那是一場激烈的戰鬥,拉比用光劍與黑影進行近戰,而兔子在遠處用光槍對黑影進行射擊。這對看似完美的組合,卻始終無法對黑影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也許是光線不足的緣故,在巨大黑影的周圍似乎存在著很多看不見的“細線”。不,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講,也許說是“觸鬚”更確切一些。這些觸鬚不斷地擋下了拉比的光劍與兔子的光槍。
也許凱蘿特并不明白這意味著什麽,不過對於兔子來說,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光槍與拉比的光劍被多次擋住,這意味著眼前的這個黑影絕不是什麽生物、至少不是文獻中記載過的生物,生物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度的外殼!
“可惡,拉比!準備照明彈,我倒想看看這個傢伙到底是個什麽玩意兒。”
“是,主人。照明彈,準備,發射!”
隨著“嗖~”的一聲,照明彈從拉比背後射出,飛向半空,然後“砰”的一聲,頓時整個安傑菲特岬變得猶如白晝一般。
藉助照明彈,三人終於見到了黑影的真面目。那是…!!



凱蘿特緩緩地睜開了雙眼,看到的是潔白的天花板。
“這裡…是…?”雖然不知道身邊有沒有人,凱蘿特還是下意識地問出這樣一句話。
“鎮長~~鎮長~~~凱蘿特醒過來了~~~”似乎是在回應著凱蘿特的疑問,一個聲音叫嚷著遠去了,然後帶來了一大堆的聲音。

過了一陣,凱蘿特終於弄清楚現在的情況了。自己正在鎮裡的醫院中,據說是因為太晚了還沒有回到旅館,同伴們著急了就召集鎮裡的人去安傑菲特岬尋找自己。結果,人們在海邊發現了暈倒的凱蘿特與已經死亡的神官——流架兔。

“爲什麽…爲什麽會發生那樣的事情。”凱蘿特無法抑制心中的悲傷,放聲痛哭起來。
“好了,凱蘿特…先不要傷心了。”這時,鎮長坐在了凱蘿特身旁,手臂輕輕地搭在她的肩膀上安慰著她。“雖然現在讓你這樣做有些痛苦,不過,能否給我們講一下,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凱蘿特一下子停止了哭泣。是啊,比起在這裡無助地哭泣,還是將自己所經歷的講給大家,讓大家幫忙找出真相,才是自己最應該做的事情啊。
這樣想著,凱蘿特開始仔細回憶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那是夜幕已經降臨的時候……”

凱蘿特簡要地講述了昨天晚上的所見所聞。當然,重點還是落在了突然出現的巨大黑影之上。
“也就是說,是那個巨大的黑影襲擊了你們嗎?”鎮長長歎了一口氣,從凱蘿特的床邊站起,然後猛地回頭對著凱蘿特問道,“然後你就暈過去了,並不知道之後發生的事情也沒看到黑影的真面目,是嗎?”
“嗯。照明彈點燃的一瞬間,黑影突然發動了攻擊,然後我就失去意識了。”
“你們幾個,剛才去海灘搜索的時候,有發現什麽異常的地方嗎?”鎮長轉過身去,對著幾個體格健壯的青年問道。
“沒有什麽異常的地方,那裡還是一樣的臭,也沒發現類似打鬥或巨型物體移動的痕跡。”
“這樣的話,不就沒有任何線索留下了嘛。只有等醫生的驗屍報告了,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麽有用的線索。”
鎮長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再次轉身面對凱蘿特,慈祥地說道,“好孫女,好好休息一下吧。”
“好了好了,大家先出去。我們到議事廳繼續討論接下來的事情。”
“爺爺!那個…我能看一下兔子…不,神官大人的遺體嗎?”
“凱蘿特,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鎮長並沒有再多說什麼,揮動著雙臂將人群都趕出病房之後,自己也走了出去,將房門輕輕關上。

雖然非常想見兔子最後一面,不過現在的自己什麽也做不了,凱蘿特只能靜靜地躺在床上,看著空無一物的房頂發著呆。沒過多久,凱蘿特再次進入了夢鄉。


議事廳中,鎮長主持著會議,討論此次事件的善後處理工作。
會議桌兩旁,分別坐著鎮民代表與科學家代表,雙方都在發表自己的看法,分析著昨晚的事件。
有的人主張是海中的神獸因為海水被污染而發怒攻擊了人類。
有的人主張是污染導致海洋生物變異而攻擊了人類。
有的人認為這是一起悲慘的事故。
有的人認為這是神的懲罰。
有的人認為這是有預謀的暗殺,那麼,暗殺的對象是誰呢?
突然,人們都不說話了,議事廳中無比安靜。
“說起來,爲什麽那麼晚了還要叫凱蘿特去那麼偏僻的地方!?”一位鎮民代表突然發問。
“按照凱蘿特小姐的說法,是神官大人想要調查一下污染的水域。剛才,在座的各位在醫院也聽到了吧。”一位科學家代表站了起來,表情嚴肅地用平靜的語氣敘述著。
“哼,調查需要那麼著急,晚上就跑去人煙稀少的海邊嗎?我看是有什麽別的目的才把我們的凱蘿特叫出去的吧。”一位鎮民代表拍著桌子,用質問的語氣說道。
“果然是偏僻的小鎮,說話都這麼粗魯。請問,你有什麽證據來證明你的觀點嗎?”一位科學家代表不緊不慢地反駁著。
“而且,神官大人是侍奉女神大人的賢者,你們懷疑神官大人就是在懷疑女神大人,這是對女神大人的大不敬!”突然,科學家代表提高了音量,義正言辭地說道。
“什麽神官,什麽女神大人。如果女神大人真的有好好關心過我們的話,就不會發生這次的污染事件了!我們可是聽說了哦,污染的源頭就在創聖川!”當創聖川三個字從這位鎮民代表口中說出來的一瞬間,議事廳再次變得鴉雀無聲。大家都十分清楚這個地名意味著什麽。

這裡要簡要地說明一下Lolidian大陸的地理分佈。
首先要介紹的是位於大陸西側的可卡道爾山脈。為何第一個介紹它呢,因為整個Lolidian大陸的中樞、女神的居所——蘿莉殿就建在可卡道爾山脈主峰——聖艾爾伊峰之上。
可卡道爾山腳下,是廣闊的古拉基平原。大陸的首都─洛裡迪安就坐落在古拉基平原之上,也正是整個大陸中心點的位置。想要到達蘿莉殿,必須通過被稱為“神殿之路”的漫長山道,而這條道路的入口就位於首都的大聖堂內部,由附有強力結界的大門所守護,能夠打開這扇大門的只有神官與女神。
可卡道爾山脈的西側是人類無法同行的懸崖峭壁,再往西就是亞梅露平原了。前面也介紹過了,比奧瓦爾鎮就坐落在亞梅露平原南部。
大陸南邊是漫長的艾比崖壁,因此想從比奧瓦爾抵達首都的話,只能從北面繞過可卡道爾山脈,經由位於大陸北方的泰特平原之上的商業都市弗特歐市,再筆直南下才能到達。
可卡道爾山脈的第二高峰─蒼馬峰位於聖艾爾伊峰正南方,同時那裡也是女神舉行祭祀儀式的場所。
從蒼馬峰與聖艾爾伊峰之上,各有一條河流順山而下,最終在可卡道爾山脈東南方的可卡道爾谷地匯聚成一條河流─創聖川,最終通過艾比崖壁流向大海。

講到這裡,想必大家已經發現問題所在了吧。沒錯,一邊是人類無法通行的崖壁,一邊是女神的居所與祭祀之地,整個創聖川都是普通人類所無法接近的!如果污染源真的位於創聖川,那麼製造污染的最大嫌疑就是女神與神官們了!!


寂靜持續了許久,終於,鎮長的發言打破了沉寂。
“這次的事件還有待進一步的調查,各位請先冷靜下來,不要過早地下結論。”
說完,鎮長轉身面向科學家代表,“各位科學家們也請息怒,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大家都有一些不知所措,冒犯之處還請見諒。”
“你們的心情我們也是理解的,眼下還是趕緊查明真相才是最要緊的,我們雙方就不要做無謂的猜忌了。”一名科學家代表說道。
“所言極是。那麼,各位科學家接下來準備如何安排呢?”
“神官被殺可不是小事,因此我們決定趕回首都彙報此次的事件並且請求首都的增援。”
“怎麼可能讓你們逃…”
“咳!”鎮長趕緊制止了鎮民的發言,接著面對科學家代表說道。“彙報此次的事件自然是非常重要,但是眼下水污染的問題也非常嚴重。如果不及時解決的話,我想這個小鎮也要走向盡頭了。到時候,恐怕人們對於女神的信仰也會…”
明顯地,鎮長的這句話是帶有威脅的意味的:如果科學家們全部撤出小鎮的話,恐怕小鎮的居民會揭竿而起,反抗女神的統治的。當然也包含著這樣的意思:科學家們是無法全部安全離開這個小鎮的,至少要留下人質來穩住民心。
科學家們也不是傻瓜,雖說經常被人們稱為書呆子,但是此刻的氣場還是能分辨得清楚的。
除了鎮長是在用平穩而有力的口氣在於科學家們進行溝通之外,其餘的鎮民都是兩眼血紅、怒目圓睜,將整個議事廳圍得水泄不通,等待著科學家們的答覆。

在經過了短暫的商量之後,科學家們提出了這樣的方案。
5名科學家留在鎮裡繼續處理水體污染,另外5名科學家返回首都,向大聖堂彙報此次的事件。
這個方案最終獲得了鎮民們的認可。緊接著,5名科學家稍微整理了一下行裝,離開了小鎮向首都趕去。剩下的5名科學家在鎮民的“協助”下進行著水體污染的治理活動。


【比奧瓦爾•醫院•解剖室】
“奇怪啊…如果這裡是致命傷的話,傷口的方向就太奇怪了…”
爲了儘快查明神官流架兔的死亡之謎,小鎮醫院的柯倫納醫生一刻不停地進行著解剖與檢驗工作,不知不覺已經是半夜了,助手們已經休息了,現在解剖室中只剩下柯倫納醫生一人了。
突然,解剖室的門被推開了,一個人影悄悄走了進來,從身邊的解剖盤中輕輕抓起一把解剖刀,緩緩走向一點都沒有察覺的柯倫納醫生。
“呃……”來不及說出一句話,柯倫納醫生的喉嚨就被鋒利的解剖刀劃破,大量鮮血噴湧而出,將手術臺上的神官屍體也染紅了。
兇手看著手術臺上只剩半個頭顱,腦部殘缺不全的神官屍體,冷冷地說著什麽,然後將手中的手術刀狠狠地插進屍體僅存的一隻眼窩中,轉身離開了。

第二章 結束

继续阅读

题目 : 瞎扯
博客分类 : 日记心得

【連載】Lolidian戰記--傳說篇(第一章)

    終於開始連載了~~~在這2010年的第一天。以後會盡可能每週更新一篇。不過由於挖坑與脫稿乃人類普遍特性,所以不排除連載過慢甚至天窗的可能!!請大家鄙視我吧QvQ。以上~~~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實際團體、個人無任何關係】



傳說大陸Lolidian

 
第一章

【女神的居所-蘿莉殿•議事廳】
因為每月一次的例行會議,掌管Lolidian的三位女神與協助女神管理Lolidian大陸的神官們圍坐在議事廳的會議桌前。
最裏面的上座,自然是並排坐著的三位女神:大姐美玲坐在中間,與平時的散漫態度截然相反,一臉嚴肅的表情閱讀著手中的報告;二姐音羽坐在美玲的左邊,依舊是一副天真活潑的樣子,似乎完全將例行會議當成了輕鬆的茶會;小妹Elisa(艾麗薩)坐在美玲的右邊,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視線的焦點並不在議事廳內任何一點的樣子。

從上座所在的位置望下來,第一列的坐席空置著,在座椅的靠背上刻有“月亮”的圖案。這裡本是月之神官•Lunatic的座位,但是他在半年前外出巡遊時下落不明,因此一直缺席例會。
月之神官的職責是將女神的旨意傳達給民眾并將民眾的請求彙報給女神,所以大部份時間月之神官都處於外出巡遊的狀態,但是每月一次的例會還是必定會參加的,直到半年前下落不明為止。
位於對面的第一列右席,上面坐著地之神官•輕飄冷葉。如同其神官之名一般,輕飄冷葉的職責是传播爱心、祝福生者。正如Lolidian大陸所信仰的那樣:大地充滿了包容、孕育了生命。

第二列左席坐著的是科技之神官•流架兔。其職責是利用現有之物進行製造與科學研究并將成果傳授給世人。
在其對面,第二列右席坐著的是魔法之神官•Kira-Chy(恰)。他的職責與科技之神官相反,是進行魔法理論的創新與推廣。

看到這裡,也許細心的您已經發現了。沒錯,在這片名為Lolidian的大陸上,魔法與科學是共存的,甚至在很多領域魔法與科學的理論被融合在一起,構成被稱為“魔科學”的新學科為人們服務。當然,將魔法與科學帶給世人的正是三位女神,這些將在後面詳細闡述。

緊接著第三列左席,坐著的是力之神官•韋羅利克。之所以稱其為“力”之神官,是因為他同時掌握了“使用”科學成果與魔法結晶的能力。無論再精妙的機器或者理論,不能用於實際就只是一紙空談,力之神官的職責就是將科學與魔法的使用方法教與世人。
第三列右席,乃是空之神官•空守智的座位。與地之神官的職責相反,空之神官執掌著传达思念、祭祀亡者的職責。當時的人們認為,死後靈魂的歸宿正是那廣闊且無法觸及的天空。

以上,輔佐女神的六位神官全部介紹完畢,但是本次的例會有一點不同,那就是在第四列左席多了一位神官模樣的人,他就是即將由見習神官升爲第七位女神神官的時之神官(見習)•傑斯G。作為時之神官,傑斯的職責就是記錄下發生在這個Lolidian大陸的事件,并將其傳承下去。


“啪~啪~”響亮的兩下掌聲將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女神•美玲身上。
“看來,本次的例會,月之神官也要缺席了,我們就此開始吧。”美玲用柔和卻不失威嚴的語氣宣佈了例會的開始。
“唉~~大哥哥又沒趕上嗎?真是惋惜呢。我們都盼著他會在開始前那一刻突然推門進來呢。對吧,Elisa醬~”音羽轉頭對著Elisa開玩笑似的說道,一下子就把會議嚴肅的氣氛破壞的一絲不剩。而且,由於中間還隔著美玲大姐,音羽的這種舉動讓美玲感到十分不爽。
“啰~~嗦~~~趕緊開始會議吧,(這樣才能早點結束…)”Elisa無視了音羽的玩笑,面無表情地說著。當然,後半句是在心裡說的。
“咳…音羽,這可不是下午的茶會哦。”簡單地提醒了一下調皮的音羽,美玲再次將眾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例會上。
“各位的報告我已經看過了,與之前的真是大不相同啊。”美玲看了一眼手中的報告,緊接著將目光從報告上移開,投向了在座的各位神官,“這個月真是多事之秋呢:安傑菲特岬水域出現原因不明的水體污染;弗特歐市市民舉行遊行抗議飛漲的物價;科學家與魔法師在聖域•斐爾拉達發生對峙互不相讓;奈克羅利發生了大規模地震,大量災民需要救助;而在首都洛裡迪安竟然每天晚上都會有人目擊到神秘黑衣人在街道上穿梭。你們幾位神官,誰能解釋一下現在的狀況?”

與傳統意義上的女神形象截然不同,此時的美玲就像是一家大公司的社長,用詢問下屬為何公司業績會有下滑之類的口吻在質問著在座的神官們。

爲了消除大家的疑惑,在這裡有必要先向各位介紹一下這個世界的情況。
這是一個發生在被喚作Lolidian的大陸之上的故事,Lolidian大陸與圍繞著這片大陸的廣闊海洋組成了整個世界。
就像一開始所說的那樣,這片大陸的統治者是三位女神:美玲、音羽、Elisa。之所以會稱之為女神,並不是單純的出於宗教信仰的原因,而是三位少女確確實實以女神的力量與姿態于一千年前在這片荒蕪險惡的大陸上,建立起了名為Lolidian的國家,并使國家走上了富足美好的道路。據史料記載,三位女神幾百年來一直保持著少女的姿態,並沒有任何衰老的跡象,而由女神所引發的各種神跡更是數不勝數。
不過,隨著國土的擴張、人口的增長,女神也漸漸無法顧及到每個地方與每個人。因此女神逐漸將自己的力量分給世人,並且挑選出數名能夠將這些力量運用得淋漓盡致又對女神擁有絕對信仰心的人作為神官來協助女神治理這個國家。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現在這樣的狀況:六+一位神官協助三位女神來管理這個國土涵蓋整個大陸及其近海的 傳說中的國度Lolidian。

♪OP【傳說國度Lolidian】

雖說是女神,卻也不是萬能的。而且現在的女神只是作為引導者,引導人們過上幸福的生活。因此在將管理權逐步交給神官的同時,女神將相應的責任也一併交給了神官們。如果國家治理出現了問題,只要不是致命的,女神都不會插手而是交由神官們去自行處理,這也是女神們最後的職責——教會人們脫離女神的庇佑,自己獨立幸福地生活下去。
所以,才會有開場的女神“社長”那一幕。


“女神大人,首先請原諒屬下的失職。”打破沉默的是魔法之神官Kira,“因為屬下疏於管理,才使得聖域中的魔法師與科學家發生了衝突,這是屬下不可推卸的責任。不過正如報告書最後所寫的那樣,這次的事件已經由屬下與科技之神官共同解決了。我說的沒錯吧,流架兔。”【流架兔】這個稱號只是在正式場合才會使用的叫法,平時人們都以【兔子】來稱呼科技之神官。
“啊,沒錯。最終算是說服雙方了吧。”兔子一副不情願的表情附和著Kira的說辭。
“哼,什麽說服。最後還不是動用了我手下的警察才將事態控制住的,雙方當時差一點就要打起來了吧。”力之神官韋羅利克沒好氣地說道。當然這樣的語氣明顯讓兔子很不爽。
“我手下的科學家才不會做那麼可怕的事情,要打也是魔法師那方先出手吧。”
“呵呵,怎麼會呢。我手下的魔法師可都是高雅的人,才不會做出粗暴的舉動呢。”

現在正在討論的是發生在聖域 斐爾拉達 的 “科學家與魔法師對峙事件”。之所以被稱為聖域,乃是因為在斐爾拉達聚集了大陸上對女神信仰最虔誠的人們。同時,這裡也是受到女神恩惠最多的地方。位於斐爾拉達西街區的科技大樓與東街區的魔法之塔是這個城市最引以自豪的兩個機構。科學家與魔法師就分別在這兩個機構中進行自己的研究。不用說,這兩個機構的主管就是科技之神官與魔法之神官。

爲了慶祝Lolidian建國千年紀念日而準備在首都舉辦的千年祭慶典活動上,喜慶的煙花是必不可少的。普通時段的煙花倒是沒問題,由科學家研製的禮炮與魔法師釋放的魔法彈交替進行。然而究竟由哪一方來釋放女神現身時的禮花,卻成了雙方爭論的焦點。
畢竟這是千年一次的祭奠,又是長期隱居的女神現身于世人眼前的重要時刻,無論是科學家們還是魔法師們都希望由自己來完成煙花釋放的光榮使命,將自己飽含對女神敬意的成果展現在女神面前。
為此,雙方在這個問題上爭論不休,最終竟然發生了長時間的對峙。若不是韋羅利克及時出動了警察部隊將雙方人群“請”回了各自的工作場所,并安排警衛守在科技大樓與魔法之塔的出入口以“保護”裏面人群的安全,或許雙方真的會發生衝突也說不定。
目前,在兔子和Kira的說服下,科學家與魔法師們總算是暫且將這個問題擱置了下來。其實說“擱置”並不恰當,用“轉嫁”也許會更形象一些。

“砰!”看到三位神官在議事廳內互相吵鬧,美玲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這裡是議事的場所,不是吵架的地方。你們三位還有身為神官的自覺嗎?”雖然語氣平緩,神情也看不出一絲憤怒的樣子,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從這句話中感到了美玲作為第一女神的威嚴。頓時,會場一片寂靜。

“嘛…姐姐還是太心軟了,這種時候就應該這樣啊。”片刻寂靜之後,音羽突然笑著說道。伴隨著那讓人心生恐懼的詭異笑容,音羽舉起右手,伸出食指,輕輕地在空中畫了三個圈。霎時間在議事廳內部,三道霹靂落在了剛才爭吵著的三位神官身上。
“犯了錯誤,就要嚴厲懲罰,這樣才能吸取教訓。對吧,Elisa。”懲罰了三位神官之後,音羽再次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對Elisa說道。
“笨蛋一樣…(又是這種無聊的議題)”Elisa依然面無表情地回應著音羽的玩笑,而內心的想法卻是對整個會議來說的。

“女神大人,屬下為我等三人剛才的行為深感慚愧,作為神官我們還需要磨練,更需要女神大人的指引。還請女神大人息怒。”從剛才的電擊中緩過勁來,Kira首先站起來謙卑地說道。
“雖然女神大人已經將大量的恩惠施與世人,但我等畢竟不過是肉體凡身。雖然承蒙女神大人厚愛能夠成為協助女神大人治理這片國度的神官,但是我等依然需要女神大人的指引才能夠幸福地生活下去…”Kira說著,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因此,關於這次的事件,請問女神大人覺得,最後的煙花應該由哪一方來釋放呢?”

就是這樣,神官們總是將自己難以解決的問題拋向了女神。只要女神大人做出了決定,大家就都不會有異議,所以只要將解決不了的問題拋給女神,就能夠解決了。不僅是現在、不僅是這三位神官,長久以來,Lolidian的人們漸漸地都把諸如此類難以解決的問題留給女神大人。
起初還是“工程的開工日期與地址選擇”“是否使用高效率但是傷害力高的魔法來進行開發”這類的大問題。漸漸地就變成了諸如“要不要接受他的告白呢?”“是繼續求學還是選擇工作呢?”“明天穿什麽顏色的衣服”之類的瑣碎問題。順便說一下,目前Lolidian國內最受青少年喜愛的節目就是每天早晨放送的“每日女神運勢”節目。
不過也拜這所賜,女神的信仰一直維持在很高的水平。所以煩歸煩,當人們有求于女神的時候,女神們還是會盡可能地給與回應。當然,回應的方式就由各位女神自己來決定了。

“唉…”美玲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最後的煙花由禮炮隊和魔法隊同時釋放,共同組成最後的圖案。具體兩隊如何分配圖案的組成,就由空之神官來負責了。相信由他所做的分配,能讓雙方都認可吧。”美玲強壓下心中的無奈,做出了如此的安排。

“是,在下定會做出公平的分配,得到雙方的認可。”大智(平時大家對空守智的稱呼)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恭敬地回答著。
“屬下也會積極配合空之神官的安排,為千年祭的完美進行而努力的。”Kira緊跟著大智做出了表態。
“在下也會積極配合,共同完成千年祭這個盛大慶典的。”兔子也站起來表述了自己的決心。

“那麼,這個事件就告一段落了。接下來的這些事件:科技之神官,你帶領一隊科學家火速趕往 安傑菲特岬,調查并治理那裡的水污染情況;地之神官,你馬上趕到弗特歐市,詳細瞭解一下當地的物價情況,先讓市民們停止遊行,防止騷亂的發生;魔法之神官,你帶領一隊魔法師,前往奈克羅利幫助那裡的災民進行救災與重建工作;最後,力之神官,首都的安全就交給你了。”一連串的安排緊湊而有序地從美玲口中說出,而作為結束語的則是堅定而有力的一句話,“以上事宜,望各位妥善處理。散會。”
說完,美玲站了起來,轉身離開了議事廳。

“呀~~~你們幾個沒用的神官,又惹姐姐生氣了哦~~嘻嘻。”音羽帶著一絲嘲諷的語氣,跟著姐姐也離開了議事廳。在推開議事廳大門的時候又加了一句,“果然,人類不受點懲罰就不會有長進呢,嘻嘻嘻~~”
“無聊的會議總算結束了,我們走,貝爾。”最小的女神Elisa也抱著自己最喜歡的熊寶寶離開了議事廳。順便說一下,Elisa抱著的熊寶寶不是泰迪熊那種可愛的、擬人化的玩偶熊,而是真實感很強、有著“月牙熊”之稱的黑熊玩偶。

三位女神相繼離開之後,整個議事廳中就只剩下六位神官(其中一名見習神官)了。
“既然女神大人已經將工作安排下來了,那麼我們就盡心按照女神大人的安排去執行吧。”最先起身說話的是Kira。“鄙人先行離開了,各位同僚,下次再見。”說完,Kira施展了瞬移魔法,從議事廳中消失了。
“我也要去準備那該死的煙花難題了,先走一步啦~”這次是大智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推開大門走了出去。
“真是的,你們幾個到底有沒有作為神官的責任心。”留下這句抱怨的話,韋羅利克忿忿地離開了。
“這話還輪不到你說!”雖然韋羅利克已經走遠了,兔子還是沖著大門喊出了這句話。“我們走,拉比。”說著,兔子也離開座位,走向了大門。
被喚作“拉比”的,是一直侍奉在兔子身旁的機械女僕。雖說是機械女僕,但是外表上與真人卻沒什麼差異,當然,這僅僅局限於“外表”上。
“maa…大家的火氣爲什麽都這麼大呢。果然,還是缺乏愛啊~~~”葉子(輕飄冷葉的昵稱)端起茶杯深深地喝了一口之後,也起身踱著悠閒的步伐離開了。
至於傑斯,早已在不知何時就離開了,這正是他的風格:默默地觀察與記錄,隨時可能出現又隨時突然消失。

就這樣,本月的例會結束了。議事廳再次安靜下來,等待著下個月大家的再次到來。

第一章 結束 

继续阅读

题目 : 瞎扯
博客分类 : 日记心得

日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自我介绍

Lunatic·露

Author:Lunatic·露
魔王已死,勿需烧纸。
只是觉得太相信别人果然是个错。

回聲~聲~~聲~~~聲~~~~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最新引用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訪問計數器